全上来与都下去有一个白字县令,把糖炒栗子说是糖炒票子,把字典说是字曲。一次开堂审判,原告叫金止未,被告叫郁卞丢,证人叫于斧。理应先叫原告上堂,他把原告金止未叫成“全上来“,堂下的三人一听全都跑上来了。白字县令一看,我叫的是原告一个人怎么三个人全上来了呢?这不对。于是大喊:都下去。他不知他又把被告郁卞丢念白了,三人一听就全都下去了。白字县令更不解了,这是怎么回事,三人不是全上来就是都下去。一旁有个好心司爷给他耳语说:“你把原告和被告俩人的名字念错了。”他恍然大悟说:“要不是你给提醒,我说不定把证人于斧叫做干爹了呢?”夫妻双双翻跟斗一家出老傧,请人念祭文。棺材左右分别跪着孤哀子及其媳妇。念祭文者是个白字先生,儿子叫潘银科,他念成翻跟斗;于是佣人抬起这孤哀子在棺材前翻跟斗。媳妇叫乜民,他念成也氏(是)于是叫乜民的她,也是被抬起翻跟斗。文朝丈庙从前,有两个秀才,一个姓李,一个姓张。这一年,两人要去进京赶考,他们一路行走一路游览山河风光。一天,两人登上山来,见山顶上有一座古寺,上面端端正正地写着两个大字:“文庙”。张秀才对李秀才说:“仁兄,快看,好一座文朝哇。”李秀才说;“贤弟,那不念文朝,念丈庙。”“不对,是文朝。”“不对,是丈庙。”“好了仁兄,咱兄弟别吵,去找个庙里的师傅问问,就知道了。”“好,依贤弟。”说着,二人来到了庙里,正碰上一个小和尚往外走,他俩赶紧上前施礼,问道:“有烦师兄,请禀告老师傅,我二人特来拜望。”小和尚回答说:“师傅不在家,远方化齐(斋)去了。”他二人只好退出。“仁兄,怎么办呀。老和尚化齐去了。”“若以仁兄之见,咱二人莫如到村里找私塾先生问一问如何?”“就依仁兄。”二人下了山不远便是一个县城。他二人找到私塾先生。张秀才便问:“老师,山上有一古刹,门匾上有两个字,我说念文朝,特来请教老师指教一二。“老先生一听,便说:”二位秀才且等一等,待我査字果(典)来。“二位一听要査“字果“,什么也没说,便走了出来。李秀才说:“仁兄,依小弟之见,咱们莫不如问问县太爷。““就依贤弟。“来到县衙,由衙役传禀,县太爷把恶人请了进去。县太爷问了原由,不由哈哈大笑。“你们真是一对笨蛋,听我断来:文朝丈庙两相疑,老僧出外去化齐,先生却要査字果,本县我也不是苏东皮(坡)。另有个文朝丈庙两相疑,和尚不该去化齐。我又不是孔天子,你们去问苏东皮。

念错名字的笑话

起个日本名字笑话

日本人好战。 古时 几乎所有的少壮男丁都被征召去当兵打仗, 根本没有时间结婚生子, 所以 人丁越来越少. 当时 一个国主就出了一个国策,让所有的男人 不论何时何地, 都可以随便跟任何女人发生关系, 来保持人口的出生率. 所以 在休战期间,某国女人都习惯了「无论何时何地」的那种方式, 乾脆 就背著枕头、被单出门, 後来 就成了现在所谓的「和服」. 很多女人被人「无论何时何地」後, 对方都来不及告知姓氏, 就又去打仗了, 所以 她们生下的小孩 就出现了 「井上」、「田中」、「松下」、「渡边」、「山口」、「竹下」、 「近藤」……等等的

日本人取名字的笑话

当年,武松斗杀西门庆后,潘金莲知道大祸临头,慌忙跑出来逃命,她想啊,这事全是西门庆给惹的,西门不吉利,往东门逃。最后发现没路了只得漂洋过海,在一个小岛上存身。肚子里的孩子出世了,几年过后,孩子长得又矬又矮,她知道这是武大郎的,可给孩子起个啥名儿呢?叫太郎吧。你不信?日本人有叫太郎、一郎的,从来没有叫大郎的,就因为武大郎是他们的祖宗。日本人的身材就是武大郎的遗传基因造成的。母子二人在岛上生活。那浪蹄子忍不住寂寞,打起儿子的主意,终于,母子俩成了好事,附近鱼船上的人们纷纷指责,那浪蹄子大骂:“俺儿子日的是本人,

求采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