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数学小故事——找零钱   一家手杖店来了一个顾客,买了30元一根的手杖.他拿出一张50元的票子,要求找钱.   店里正巧没有零钱,店主到邻居处把50元的票子换成零钱,给了顾客20元的找头.   顾客刚走,邻居慌慌张张地奔来,说这张50元的票子是假的.店主不得已向邻居赔偿了50元.随后出门去追那个顾客,并把他抓住说:“你这个骗子,我赔给邻居50元,又给你找头20元,你又拿走了一根手杖,你得赔偿我100元的损失.”   这个顾客却说:“一根手杖的费用就是邻居给你换零钱时你留下的30元,因此我只拿了你70元.” 请你计算一下,手杖店真正的损失是多少?这里要补充一下,手杖的成本是20元.如果这个顾客行骗成功,那么共骗得了多少钱? 2、故事:猴子捞帽 一群猴子在井旁玩,一阵风将一只猴子的帽子吹到井里,他招呼来18个小伙伴,从井上方的松上一个接一个去捞帽子,有4只猴子没有上树,就捞着了帽子,问:是几只猴子上树下井接在一起把帽子捞上来的? 3、故事:蜗牛何时爬上井? 一只蜗牛不小心掉进了一只枯井里,它趴在井底上哭起来,一只癞蛤蟆过来,翁声翁气的对蜗牛说:“别哭了,小兄弟,哭也没用,这井壁又高又滑,掉到这里只能在这里生活了。我已经在这里生活了许多年了。蜗牛望着又老又丑的癞蛤蟆,心里想:“井外的世界多美呀!我决不能像它那样生活在又黑又冷的井底里。”蜗牛对癞蛤蟆说:“癞大叔,我不能生活在这里,我一定要爬出去,请问这口井有多深?”“哈哈哈……,真是笑话,这井有10米深,你小小年纪。又背负着这么重的壳,怎么能爬出去呢?”“我不怕苦不怕累,每天爬一段,总能爬出去!”第二天,蜗牛吃得饱饱的,开始顺着井壁往上爬了,它不停的爬呀爬,到了傍晚,终于爬了5米,蜗牛特别高兴,心想:“照这样的速度,明天傍晚我就可以爬出去了。”想着想着不知不觉睡着了,早上,蜗牛被一阵呼噜声吵醒了,一看,原来是癞大叔还以睡觉,他心里一惊:“我怎么离井底这么近?”蜗牛睡着以后,从井壁上滑下来4米,蜗牛叹了一口气,咬咬牙,又开始往上爬,到傍晚又往上爬了5米,可晚上,蜗牛又滑下来4米,就爬呀爬,滑呀滑,最后坚强的蜗牛终于爬上了井台。聪明的小朋友你能猜出来蜗牛用了多少天才爬上井台的吗?   在日常生活中,数学无处不在,比如说:买菜、卖才算多少钱…… 下面是几个关于数学的小故事。 1、高斯级数小朋友们你们可知道数学天才高斯小时候的故事吗?高斯在小学二年级时,有一次老师教完加法后想休息一下,所以便出了一道题目要求学生算算看,题目是: 1 2 3 4……… 96 97 98 99 100=? 本以为学生们必然会安静好一阵子,正要找借口出去时,却被高斯叫住了!原来呀,高斯已经算出来了,小朋友你可知道他是怎么算的吗?高斯告诉大家他是如何算出的:将1加至100与100加至1;排成两排想加,也就是说: 1 2 3 4 ………… 96 97 98 99 100 100 99 98 97 96 ………… 4 3 2 1 =101 101 101 ………… 101 101 101 101 共有一百个101,但算式重复两次,所以把10100除以2便得到答案等于5050。 从此以后高斯小学的学习过程早已经超过了其他的同学,也因此奠定了他以后的数学基础,更让他成为——数学天才。 2、鸡兔同笼你听说过“鸡兔同笼”的问题吗?这个问题,是我国古代著名趣题之一。大约在1500年前,《孙子算经》就记载了这个有趣的问题。书中是这样叙述的:“今有鸡兔同笼,上有三十五头,下有九十四足,问鸡兔各几何?这四句话的意思是:有若干只鸡兔同在一个笼子里,从上面数,有35个头;从下面数,有94只脚。求笼中各有几只鸡和兔? 你会解答这个问题吗?你想知道《孙子算经》中是如何解答这个问题的吗? 解答思路是这样的:假如砍去每只鸡、每只兔一半的脚,则每只鸡就变成了“独角鸡”,每只兔就变成了“双脚兔”。(1)鸡和兔的脚的总数就由94只变成了47只;(2)如果笼子里有一只兔子,则脚的总数就比头的总数多1。脚的总只数47与总头数35的差,就是兔子的只数,即47-35=12(只)。显然,鸡的只数就是35-12=23(只)了。 这一思路新颖而奇特,其“砍足法”也令古今中外数学家赞叹不已。这种思维方法叫化归法。化归法就是在解决问题时,先不对问题采取直接的分析,而是将题中的条件或问题进行变形,使之转化,直到最终把它归成某个已经解决的问题。 3、数学优秀小故事:门打开了,进来的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刘建明先生请他坐下,小伙子自我介绍说:“我是内地的导游,叫于江,这次我带领了个旅游团到香港来旅游,听说您的大酒店环境舒适,服务周到,我们想住你们酒店。” 刘建明先生连忙热情地说:“欢迎,欢迎,欢迎光临,不知贵团一共有多少人?” “人嘛,还可以,是个大团。” 刘建明先生心里一阵惊喜:一个大团,又一笔大生意,真是太好了。作为一名导游,于江看出刘建明先生的心思,他记上心来,慢条斯理的说:“先生,如果你能算出我们团的人数,我们就住您们大酒店了。” “您请说吧。”刘建明先生自信的说。 “如果我把我的团平均分成四组,结果多出一个人,再把每小组平均分成四份,结果又多出一个人,再把分成的四个小组平均分成四份,结果又多出一个人,也包括我,请问我们至少有多少人?” “一共多少呢?”刘建明先生马上思考起来,他一定要接下这笔生意,“没有具体的数字,应该如何下手呢?”他不愧是精明的生意人,很快就知道了答案:“至少八十五人,对不对?” 于江先生高兴地说:“一点都不错,就是八十五个人。请说说你是怎么算的?” “人数最少的情况下是最后一次四等分时,每份为一人,由此推理得到:第三次分之前有1×4 1=5(人),第二次分之前有5×4 1=21(人),第一次分之前有21×4 1=85(人)” “好,我们今天就住这里了。” “那你们有多少男的和女的?” “有55个男的,30个女的。” “我们这儿现在只有11人的房间,7人、5人的房间,你们想怎么住?” “当然是先生您给安排了,但必须男女分开,也不能有空床位。” 又出了个题目,刘建明还从没碰到过这样的客人,他只好又得花一番心思了。冥思苦想之后,他终于得出了最佳方案:男的两间11人房间,四间7人房间,一间5人房间;女的一间11人房间,两间7人房间,一间5人的,一共11间。于江先生看了他的安排后,非常满意,马上办理了住宿手续。一桩大生意做成了,虽然复杂了点,但刘建明先生心里还是十分高兴的。   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   ojfhjjjejwjejejekekekejwiwwj8W2K18ejjejenkenmkem3K2kmkemekem3kemekek3M2o *** kenekskeeoelekwleleoelelelelelel

鸡兔同笼的笑话

鸡兔同笼的笑话段子

对春联 作者:马三立、赵佩如 马:作一个相声演员可不容易——首先说口齿要清晰、嗓音得好。 赵:脑筋啊还得快。 马:对,另外呀,还得有文化。当然了,相声演员不必有太高的文化。 赵:我们说相声的也没有多高的文化呀。 马:可是也需要多认识几个字。有好处,你就不错呀,你的学问就不小啊! 赵:嗨,我有什么学问啊。差的远呐。 马:哎——客气、客气,他们所有这些个相声演员当中,赵佩茹,高。 赵:嗨——高什么呀?您别捧我了。 马:哎——不是捧,在所有说相声的人里面,他们谁也比不了您。 赵:您知道。 马:......当然啦,比我那还......差点儿。 赵:不、不、不,您先等会儿吧——你是捧我呀是捧你自己呀?!——相声演员里我的学问最高,可比他还差点儿,这么说你比我们全高了? 马:其实高也高不到哪儿去,也就高那么一点儿。 赵:从哪儿看出来高呢?再者说了有学问没学问得别人说呀,有自己说的么? 马:哎——认‘ZHER’多、知道‘SIR’多。 赵:知道还‘SIR’多? 马:你到天津你打听打听——我们这名写家“华、马、严、赵”,你打听打听…… 赵:你先等会儿,你说天津谁?谁? 马:你不懂啊,我们——“华、马、严、赵”,写字儿的... 赵:我不懂?我要是几岁的小孩你能把我唬住了,没经过、家大人也没告诉过,我在天津住几十年了我不知道?天津的四大名写家,华、孟、严、赵——华世魁、孟广惠、严修、赵元礼,这里哪儿有你呀? 马:我就说华、孟、严、赵啊。 赵:刚才你不是说华、马、严、赵吗? 马:我...我说错了,说错了还新鲜?是华...华、孟、严、赵啊。华、孟、严、赵、马——后续的我,华世魁、孟广惠、严修、赵元礼、甘绵阳、杜小岑、刘道元...这都是名写家...马三立...我们这些位都是名写家。 赵:您说那老几位我都知道,就您这马三立我没听说过。 马:没听说过?你是没见过我写的字儿啊,我那会儿写字儿我学华世魁华老,他那个叫什么——颜体儿啊...知道他的字么? 赵:知道啊——劝业场那块匾那不就华世魁写的么。 马:对呀,那叫颜体么,我照那个练呐...我有那什么呀,那什么呀...就那玩意... 赵:你有什么呀?你有贴饽饽呀是怎么着? 马:就...就是那个...白底儿黑字的那个...那...这么厚的一本儿...折子啊... 赵:那叫折子吗?他连帖都不懂! 马:我说帖我怕你不懂,有帖。我那会儿写字我净学...学张伯扬... 赵:谁?! 马:张伯扬啊! 赵:张伯扬?那你就不如学石慧茹了,石慧茹那艺术多好啊? 马:我学石慧茹干吗? 赵:唱单弦啊。 马:我唱单弦干吗?我是说写字——学张伯扬。 赵:张伯扬会写字吗? 马:少见多怪么,你根本没见过他老人家写的字么——北京琉璃厂,两边那字号挂的匾差不多全是张伯扬写的。 赵:对吗?你看清楚了再说——写琉璃厂那些个匾的那叫张伯英——前清的八顾,名写家张伯英。 马:张伯英?我记得有个张伯扬来着? 赵:张伯扬唱单弦的。 马:噢——对、对、对,张伯英,我跟他学呀,我要叩他么... 赵:我不懂什么叫叩他啊? 马:叩头嘛,叩头拜师嘛! 赵:你就说你拜他不就完了吗,还叩他?学这么一嘴炉灰渣子。 马:就是叩头嘛,拜师嘛,人家也看得起咱、愿意教咱——咱说膀的立的啊...... 赵:你这什么词汇啊?膀的立的?大伙您听听,哪个有学问的一张嘴膀的立的? 马:我跟你转文干吗?我跟你转文你听的懂吗?这可不就大白话么。我们写字的时候得...得胳膊肘不能粘桌子,这叫悬肘你懂吗? 赵:哪只手?这只手,右手知道不知道?他连哪只手写字都不知道。 马:......我这只手也行,俩手都行。 赵:我还没听说过俩手写字的呢。 马:哎,我就行啊——“双手能写梅花篆字,太后老佛爷十分宠爱,封为御儿干殿下,加封九千岁之职...” 赵:你说的这是刘瑾啊。 马:对呀,我们就是要学他老人家,他是我们上辈,我们老祖先。 赵:你怎么滥认祖先这不没有的事吗?你不姓马、你不马大学问吗?刘瑾姓刘啊,怎么会是你的祖先呐?你们祖先是马寡妇——开店的。 马:你少理我,少理我!打这儿你别理我,我告你说你赵佩如你算完了,你哪点儿都好你冲这点儿你就完了——不尊重老前辈。 赵:你算哪门子的老前辈呀? 马:我没见过你这么当面耍笑的——“你呀、你呀?”,我给人写字那会儿人家甭提多客气了——“哟嗬,您来啦?请坐!”那么多人都站着呢单给我找一座,“请坐,快、快,倒茶...给对碗热的...” 赵:还对碗热的?真够渴的。 马:“端面去!” 赵:您瞧这吃喝吧——端面去?当初请华士魁写字的时候没一个端面的啊!人家都是酒席,到他这儿一碗单勾卤全打发了。 马:我不在乎那碗面,我主要在乎人这心——“端面、端面!快,给包蒜...”大个的、整头的紫皮儿蒜随便吃、不限制! 赵:嗬——您瞧您这口儿,包蒜...弄一嘴蒜气哄哄的?这什么写字的呀? 马:你甭管吃什么啦,就说我给人买卖家开张写的那副对联,好——北京,四九城轰动啦——“了不得啦!马大学问呐,这词儿写的可太好啦!哗——!” 赵:您那是什么词儿啊这么轰动?那一定是出奇了? 马:买卖家开张啊——上联是“生意兴隆通四海”... 赵:好、好、好——下联是“财源茂盛达三江”吧? 马:哎?我写这对子的时候你看见了? 赵:我多咱看见了? 马:没看见你怎么把我的词儿记住了? 赵:你的词儿?你别不害臊了!打你母亲还没结婚就有这对子了!你的词儿? 马:好!好!你...你...有本事你别走,你等着、你等着... 赵:怎么着,找人打架? 马:你就在这儿,你随便出个上联我马上能给你接下联! 赵:你懂什么叫对子么? 马:我当然懂了我干吗的呀,对子嘛——这边五个、那边也五个,这边十个、那边也十个,这边五十、那边也五十,这边五百、那边也五百... 赵:我还没听说过一边五百的对子呢——没那么高的房顶你往哪儿挂呀?它对字对字嘛,废话,一边五个、一边七个那叫什么玩意儿啊?得对字你知道么? 马:我当然知道了,对字吗,这你难不倒我,我懂啊,我干这个的。 赵:比如说我们上联有个上,你对什么? 马:下呀!这...嗤...上对下么,这还用问么,死归对儿啊——上对下么,前对后、高对低、左对右、老对少、文对武啊,你呀不行。 赵:我上联有个天? 马:地呀!你考我,嗤!天对地呀!这还用说吗——天对地、雨对风,大路对长空,雷隐隐、雾蒙蒙,开市大吉、万事亨通... 赵:得、得、得,您瞧哪有有学问的人这模样啊? 马:讲义、讲义! 赵:甭讲义,我上联有个言? 马:盐啊?我给你对醋,盐要对酱那算砸了,盐——咸了、酱也是咸的。盐我这儿对醋,油盐酱醋,五味调和。 赵:我上联有个好? 马:好——歹呀,好要对坏那算栽了,歹,好歹贤愚,这是一个成(Ceng)语。 赵:成语!我上联有个事。 马:仕?我给你对炮,你那儿支仕,我拨炮,你跳马,我出车... 赵:好么又下上了,我这五个字连起来就是“上天言好事”。 马:上天言好事?“回宫降吉祥”——灶王龛,我四岁就会,俗套子活。 赵:什么你四岁就会呀?你对回宫降吉祥了吗?我说上你对的什么? 马:下。 赵:天? 马:地。 赵:言? 马:...醋。 赵:好? 马:...歹。 赵:事? 马:...炮。 赵:上天言好事?你那个呢? 马:下——地——醋——歹——炮。 赵:你让大伙听听这叫什么玩意儿? 马:下地的时候那醋把炮逮着了,逮它么。 赵:不象话!你这叫什么对子啊? 马:不象话呀,就这个、就这个,这怨你、这怨你你知道么,你这叫发坏,成心往外掏坏,上天言好事你不一块说,你一字一字地往外蹦,你跟我这儿破闷儿玩儿,弄一下地醋歹炮这赖谁呀?这得赖你,你这叫蔫损坏!各位,马大学问这就算栽了么?不是——纯粹是你蔫损坏!别咱们之间别过这个,咱跟咱甭来这个,学点儿好,学点儿好的,哎——学唱戏罗倌别学泼皮烂人嫌。 赵:行、行,算你有理,那我可说上联了。 马:你随便说,只要你能说出来我就能给你对下句,我要没词儿了、我说不上来了...我...给你一毛钱。 赵:我要你一毛钱干吗?那我可说上句了? 马:你敞开了说,你照一百个字儿说! 赵:一百个字儿?我没那么长的气儿。你老觉得字多就难,不对,字越少越难说——你听这个,俩字儿——羊肉。 马:完啦,嗤!萝卜。 赵:我这可有讲究,羊肉它是个吃物。 马:萝卜也是吃的呀——羊肉熬萝卜多好啊。 赵:哦——你再听这个——胡琴。 马:萝卜(锣钹)。 赵:你这可不象话——胡琴是个乐器。 马:锣钹呀——敲的那锣、打的那钹。 赵:哦——你再对——绸缎。 马:萝卜(罗布)。 赵:绸缎是布匹。 马:是啊,罗布呀,纱罗洋纺、尼龙布匹呀。 赵:岳飞。 马:萝卜(罗布)。 赵:你这不象话,岳飞你也对萝卜?岳飞是个英雄。 马:罗布啊——《木莲僧救母》,木莲僧是谁呀? 赵:傅罗布... 马:噫!着啊——忠臣配孝子! 赵:你嘀咕什么呀?再听这个——一二三四五六七。 马:这怎么回事儿? 赵:就为躲你那萝卜,我要是六个字你来仨萝卜就算对付了,我这是一二三四五六七,七个字,你横不能来仨个半萝卜吧? 马:一二三四五六七呀——萝卜快了不洗泥! 赵:你这叫什么对子啊? 马:没有一个字俩字的最少仨字儿。 赵:好,我说一个仨字儿的——马牙枣。 马:羊角葱。 赵:我这马牙枣可是吃的。 马:羊角葱也是啊! 赵:能对的上吗? 马:太能了,你瞧啊马牙、羊角,枣、葱——马牙枣八月的、羊角葱二月的,马牙枣秋天的、羊角葱春天的,马牙枣树上的、羊角葱地上的,马牙枣红的、羊角葱绿的,马牙枣甜的、羊角葱辣的,马牙枣... 赵:你怎么那么贫啊?碎嘴子!告你我这可还能加字——马吃马牙枣,马牙枣熟了掉在地上让马给吃了。 马:羊啃羊角葱。羊角葱在地上长着让羊给啃了。怎么样? 赵:哦——!好! 马:嘿嘿——“虽不中,而不远矣,不知未矣...” 赵:慢点晃,晃多了它可泻黄啊。你听这个——北雁南飞双翅东西分上下。 马:怎么意思?到底往哪儿飞呀? 赵:这不是胡说,北雁南飞——北边的大雁朝南边飞,翅膀朝哪边?东西,它不可能不动啊,飞的时候是上下飞的,所以叫——北雁南飞双翅东西分上下。 马:听我的,下联有了、下联有了、下联有了。 赵:有了你倒是说呀! 马:——前车后辙两轮左右走高低。 赵:哦——上下? 马:高低。 赵:高低? 马:上下,嘿嘿——“虽不中...” 赵:“...而不远矣。” 马:哦?这个也泻了? 赵:嗨——!你再听这个——小老鼠偷吃热凉粉。 马:改大白话啦,不象话。没劲。 赵:没劲呀?你别看它话白这里可有学问——小老鼠,有这么大的老鼠叫什么? 马:叫老鼠。 赵:有这么小的呢? 马:它也叫老鼠。 赵:它老么? 马:它不老。 赵:它叫什么? 马:它叫老鼠。 赵:你能叫它少鼠么? 马:不能。 赵:有在锅里炒着吃的凉粉它叫什么? 马:它也叫凉粉。 赵:它凉么? 马:它不凉。 赵:它不凉它叫什么? 马:它叫凉粉。 赵:对呀——所以这就叫“小老鼠偷吃热凉粉”。 马:听我的——短长虫缠绕矮高粱。 赵:你这又怎么讲呢? 马:短长虫——有这么长的长虫你叫它什么? 赵:长虫。 马:有这么短的长虫你叫它什么? 赵:三寸长的那也叫长虫。 马:它长么? 赵:它不长。 马:不长它叫什么? 赵:它叫长虫。 马:矮高梁——有一人多高的高粱叫什么? 赵:叫高粱。 马:有刚发芽的高粱你叫它什么? 赵:也叫高粱。 马:它高么? 赵:...它不高。 马:它叫什么? 赵:...它叫...高粱。 马:对呀——这就是“短长虫缠绕矮高粱”,上联是有小有老、有凉有热,下联是有短有长、有矮有高,嘿嘿——“虽不中..." 赵:你一会儿不晃你难受是不是!这回我再说一个字多的,听着啊——说"空树藏孔、孔进窟窿、窟窿孔、孔出窟窿、窟窿空"。 马:又改绕口令啦? 赵:谁说这是绕口令啊,我这上联有讲——话说孔圣人周游列国,有这么一天啊走到一片荒野里,突然天降大雨,没有地方躲呀,可巧路边啊有棵老树,圣人啊就藏在树窟窿里——这叫"空树藏孔、孔进窟窿","窟窿孔"呢——树窟窿里有了孔圣人了,这不是"窟窿孔"么;"孔出窟窿"——雨停了,圣人出来了,所以叫"孔出窟窿","窟窿空”呢——圣人出来了,树窟窿空了,所以就是"空树藏孔、孔进窟窿、窟窿孔、孔出窟窿、窟窿空"。 马:哎-哎-哎!缓气呀!好么,差点儿憋死!听我的——“日吧嗒、哐哗啦、喀嚓、扑通、哎哟、卜卜卜、滋滋滋” 赵:你这儿发疟子啊?!不象话! 马:怎么不象话啊? 赵:字数对不上,不是缺一个就是多俩? 马:不可能,你那多少字儿? 赵:你数啊——"空树藏孔、孔进窟窿、窟窿孔、孔出窟窿、窟窿空"。十八个字儿。 马:你瞧我这个,它要是十七个、或者是十九个字儿,那叫什么玩意——“日吧嗒、哐哗啦、喀嚓、扑通、哎哟、噗噗噗、滋滋滋” 赵:也是十八个字儿,可怎么讲呢? 马:你听着啊——想当初啊,就在这个去年夏天... 赵:你这叫什么话?去年夏天怎么叫想当初啊? 马:我听人家讲什么事儿都爱说想当初啊? 赵:人家那说的是古时候的事儿,你这个去年夏天那不叫想当初。 马:就是去年夏天的事,在我们的院子里呀苍蝇、蚊子、跳蚤、蛾子、小咬、知了、马蜂啊、呱呱枣儿啊、燕么虎啊、屎壳郎啊满院子这么一通乱飞... 赵:好么! 马:"日吧嗒"——一只屎壳郎啊撞我们家纱窗上了,日——吧嗒;"哐"--我一害怕把茶杯淬了,哐——"哗啦"——把沙锅砸了--哗啦;"扑通通"——我解炕上掉地下了--扑通通,"哎哟哟"——硌着我腰了--哎哟哟,"噗噗噗"——我摔出仨屁来,"滋滋滋"——崩死仨耗子。 赵:你别挨骂了!

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

20个最好笑的笑话如下:

1、今天我出门走路的时候觉得脚很酸,低头一看,原来是踩到柠檬了。

2、有个老头去看医生,告诉医生他的肠胃有问题。医生问他:“你的大便规律吗?”“很规律,每天早上八点钟准时大便。”“那你还有什麽问题?”“问题是,我每天早上九点钟才起床。”

3、小时候我妈教我用筷子,半天学不会她就打我,现在长大了我教我妈用手机,半天她学不会她还是打我。4、逛商场要走时门口保安喊我:“等一下,你衣服鼓鼓囊囊的装了什么?”我愤怒地掀起大衣吼:“是肉,是肉!我自己的。”

5、大象:蚂蚁你瞎嚷嚷个啥呀,你以为你家亲戚多就很了不起吗?看把你神气的!你瞧瞧你点的那些菜,也太小家子气了。你还别不爱听,我点的一顿饭就够你们这一大帮家伙吃好几年了。

6、我一朋友去年算命说他今年命犯桃花,会被一个忽然出现的女人伤得很深,昨天他在拐角处被一大妈骑电动车撞了,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

7、有一次急性肠胃炎去医院,痛的死去活来,我爸来看我,一脸焦急的跟我说,这医院怎么连一个wifi都连不上。

8、今天和老妈去吃酒席,去之前老妈教我,出去嘴要甜一点,说看见别人小孩长得还过去的,就要夸奖人家长得好漂亮,实在看着丑的就夸奖别人长得好高,结果,吃个饭已经有好多人夸我长得高了。

9、隔壁女汉子好像终于意识到找个男盆友的重要性了,因为她的签名改成了:其实想说,有个男朋友还是蛮重要的,至少在家里水管爆裂的时候,可以给我递下扳手

10、老师问一同学怎么减少白色污染?同学答:把饭盒做成蓝色。

11、小企鹅有一天问他奶奶,“奶奶奶奶,我是不是一只企鹅啊?”“是啊,你当然是企鹅。”小企鹅又问爸爸,“爸爸爸爸,我是不是一只企鹅啊?”“是啊,你是企鹅啊,怎么了?”“可是,可是我怎么觉得那么冷呢?”

12、俩屎壳螂讨论福利彩票,甲说:我要中了大奖就把方圆50里的厕所都买下来,每天吃个够!乙说:你丫太俗了!我要是中了大奖就包一活人,每天吃新鲜的!

13、老家亲戚来北京,一起去高级饭店吃饭要加收15%服务费;服务员服务态度十分好,送水果送银耳羹还送纪念品。亲戚很开心问服务员你们还送什么啊?服务员满脸笑容说:一会我们会送您出去。

14、一个生活小诀窍,教你轻松把沙发变成沙发床:只要忘掉老婆的生日就可以了。

15、老鼠没女朋友特别郁闷,终于一只蝙蝠答应嫁给他,老鼠十分高兴。别人笑他没眼光,老鼠:你们懂什么,她好歹是个空姐。

16、一群蚂蚁爬上了大象的背,但被摇了下来,只有一只蚂蚁死死地抱着大象的脖子不放,下面的蚂蚁大叫:掐死他,掐死他,小样,还他妈反了!

17、班上来了一个插班女生,她自我介绍:“我未必会是最聪明的,我未必会是最美丽的,我未必会是最优秀的,我未必会是最幽默的。”班上同学都称赞她的谦虚,下课后看了她的名字才知道,她叫魏碧慧。

18、电动车在小区被偷了,我怒斥物业:“你们装监控有什么用!”保安弱弱的说:“让…让你看电动车最后一眼?”

19、我有个同事,对羊肉过敏,一吃羊肉脸就肿,所以大家每次吃烤串都带上他,脸肿得越厉害,那家的羊肉越真。

20、我对老公说:“据说两个人在一起久了会有夫妻相,你觉得我们哪儿像?”老公点点头:“胸最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