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一次文艺晚会,主持人上台报幕:下面请欣赏:新疆歌舞,掀起你的头盖骨!毛骨悚然!!!!!

因为口误闹的笑话(因为写错字而闹的笑话)

3、老虎不发猫,你当我是病危呀!

4、上高中时,课堂纪律混乱,老师一怒之下揪起XXX,说:XXX,你给我站墙上去!~~全班暴寒!

5、一次我开车,坐我旁边的女同事突然问:“你怎么开车不系安全套的?”

6、我:那是我们物理老师。。。

同学:教什么的阿?

我:化学。。。

7、在网吧,一同学突然举手,大喊:“老师!”

8、我们宿舍一个人喝多了要去尿尿然后带出一句冷话:尿喝多了,酒就特别多.

9、买橘子,老板:一块五一斤。我:太贵了,五块钱三斤吧。老板:不行不行。

10、朋友问我电脑配置,我说显示器是彩屏的。(本来是想说液晶的)

11、初中文艺晚会,抢答题环节。

女主持:“大家注意了,不要抢的太快。等我说完开始在举手”

然后开始念题目,说,“现在开。。。”

一个选手就抢答了。

主持人就说“这位同学太着急了一点。我‘始’(屎)还在口里,你怎么就抢 了”

12、听过一MM在食堂喊“给我一碗viper~!”

13、上学的时候

有一天一个电话找我 同学接完递给我说:“你妈**。”

我一边接过电话一便随口说到:“男的女的”

大家狂笑 我被笑了4年

14、同学的高中同学(一男生)走进面馆很酷把头发一甩:“老板,2两葱不要米线!”完了还加一句:“多下点米线啊!”老板:“。。。。你到底是要米线还是要葱??”

15、有一次寝室里同学的老妈打电话过来

我习惯说“他不在”,但是这一次我想说的的是“已经出去了”

结果说出来是:“他已经…不在了”

16、gg递给我一根冰糕,我咬一口大叫:“烫死我了!”

17、和我姐姐去李宁买鞋,我姐一开口:“小姐,这鞋多少钱一斤?”

18、有一次我拍我宿舍同学的肚子,她大声说:“别拍,我肚子里有小便。”

19、 高中时每人发个胸牌。。一次来检查前,班主任跑到教室大声喊,大家快把胸罩戴起来,来查拉。。 全场鸦雀无声。。。

20、上学时周末回家,晚饭后烟瘾犯了,打算借口去散步。在门口换鞋时,老爸问我干吗去?我随口说了句:“去散个烟!”结果老爸从我身上搜出一包555,狠狠K了我一顿

因为写错字而闹的笑话

有一个小伙子不爱学习,进城里打工,往家写了封家书写到:“爸爸妈妈,我在这里过得很好,吃的是白馍,睡的是火坑(炕),可是前两天下雨,我才发现我没命(伞)了,你们快给我送命来!”二老一看当场晕倒。

某生爱写错别字,老把歇写成喝。

他有篇日记写道“班长指挥我们抬大粪,大伙干得很起劲,谁都不敢喝一喝。后来我们实在有些累,就背着班长偷偷喝了喝”

大吃一斤

有个人早上出门后,看见旁边有堆狗屎,于是他回家写道我在家门口看见一堆狗屎,我 大吃一斤!!!!!!!!!!

.早上起床整里「遗容」后,我们到学校集合,搭车前往垦丁毕业旅行

师评:不知道你家是哪一家殡仪馆?老师一直都不知道…(仪 容)

.昨晚左眼皮跳个不停,当时就觉得那是「胸罩」,果然今天皮夹被扒走了

师评:孩子,你已经这么大了吗?(凶兆)

.报上说重金属污染过的牡蛎,可「治」癌…

师评:一字之差,养蚵人家翻身矣!我是不是该赶快去养牡蛎?会赚到翻哦…(致癌)

.昨晚我和同学到快餐店吃晚餐,我们点了两个汉堡、「鸡块一粪」…

师评:好吃吗?鸡粪?(鸡块一份)

.星期天准备外出逛街时,匆忙之间不小心给「肛门」夹到,真倒霉

师评:老师很好奇——谁的肛门这么大…?(钢门)

.逛完花市后,我花钱买下「贱男」,准备带回家过年。

师评:发音正确一点,「剑兰」会哭的…

.我的历史老师长发披肩,个子矮小,脾气不好,有一点点「胸」…

师评:历史老师要我转告你「等下上历史课,皮给我绷紧一点。」 (凶)

.我认为自己是个品学兼「忧」的好学生…

师评:你是该忧了——不及格。(优)

因为方言而闹出的笑话

在山东烟台一带方言中,在描述时间长短时把短时间说成“不出歇”、“没出歇”,把较长时间说成“老出歇”。一烟台人和一东北人约会,东北人来晚了,烟台人见面就说,我等你“老出歇”了,怎么才来?东北人听了很紧张,忙问哪出血了?怎么出血了?烟台人说没出血。东北人说你不是说老出血吗?烟台人解释后才明白。

拓展:

1、方言,是语言的变体,根据性质,方言可分地域方言和社会方言,地域方言是语言因地域方面的差别而形成的变体,是全方言民语言的不同地域上的分支,是语言发展不平衡性而在地域上的反映。社会方言是同一地域的社会成员因为所在职业、阶层、年龄、性别、文化教养等方面的社会差异而形成不同的社会变体。例如之类的很多城市有很多不同的地方话都是比较有特点的。

2、一些语言学者认为,所谓“方言”和“语言”的区别基本上是任意的,遭到其他很多语言学者反对,并提出种种不同的判断标准,这些不同的判准却常常会产生不一致的结论。所有的方言实际上都可以被称作或视作语言(相互之间关系亲缘较近的语言可以互称为对方的方言,而相互之间亲缘关系遥远,在形成和发展历史上相关性较小的语言则不可互称为对方的方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