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大概10岁的时候我家的邻居是一对上海夫妇,平时对人也比较的热情好客,有一次一个山东老乡去她家玩最后要走的时候,上海阿姨都会非常热情送客,并说着我们始终听不懂的上海方言,“来,来”就是下次再来玩的意思,可这位山东老乡已经走出好几米,赶紧的返回来问上海阿姨什么事情,弄得上海阿姨苦笑不得,我们在旁边也笑得肚子痛,这个笑话当时全大院都知道,方言有时真是能惹出笑话。 还有就是上大学的时候,去食堂打饭,由于打饭的人较多,每次都比较拥挤吵杂,食堂的打饭口也比较小,要大声告诉打饭师傅打什么菜,正巧那天有一个菜是醋溜白菜,不知道是着急还是紧张,一下子把baicai说成beicai,山东方言脱口而出,打饭师傅可能没听懂说没有beicai,被周围的同学听见了,引得他们大笑不止,以后同学去食堂吃饭经常开我的山东beicai玩笑。 生活中因为方言引起的笑话和有趣的事确实不少,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就算离开家乡多年,我想不变的永远是乡音,杜甫的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也正是对方言恰到好处的诠释。 以前在一个剧组的北京哥们又到南宁来拍戏了,他们特喜欢吃南宁的酸辣老友粉。晚上我就带着他们去了夜市街。南宁的夜市是很热闹的,我们四个人好不容易坐下来点了吃的,一会菜就上桌了,我们刚拿起筷子,隔壁桌的一女的站起来,她普通话里夹杂着广西壮话的口音大声的在喊:老板!来泡屎巾。(来包纸巾) 就她这一嗓子,我们四个人全停下了筷子,一位第一次来南宁的演员问我:你们这的人啥都往台上端啊?…… 我来说两个。 第一个。我们老家: 收和修 发音相同。 有天,我哥打电话给我。 哥:今天帮我同事收了个东西。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我:怎么会不知道呢?不是你帮忙修的吗? 哥:我也没拆开看呀!怎么会知道? 我一头雾水:没拆开看怎么修? 哥:我拿到就放家里了,明天给他。 我:那你修好啦? 哥:很简单的事呀!很快。 …… 我:哦,你是说收快递的收,不是修理的修啊! 第二个。我们老家:九和周 发音相同。 上次我哥要参加一个考试,有年龄限制。他说的是四十周岁,我听成了49岁。而他刚好41岁。 于是开始了鸡同鸭讲的对话: 哥:哎呀,这考试只招40周岁以下的。 我:那不是好?你符合条件呀。 他一听急了:我怎么符合条件呢?刚好超过了。 我:49岁不是还差几年嘛! 哥:40周岁,周末的周,不是49岁。 我一听,恍然大悟:那你说40岁不就行了。还那么费劲! 哥:报名表上是这么写的呀! 多年前到徐州办事,同事开车我坐副驾。 走到一小吃街附近,停车准备去填填肚子,又怕临时停车会被警察贴条,所以问问路边的徐州群众。 “大爷,这边停车行吗?” 大爷特坚定的说:“管!” 我俩一看大爷说管,那就是有贴条的啊,赶紧换个位置,再问路边大妈。 “大妈,这边停车行吗?” 大妈特坚定的说:“管!” 哎哟我去,管的真严,再换一处。 如此反复多次,直到问了个说普通话的年轻人,我们才知道,徐州话“管”的意思是可以,行,没问题。 得,那就放这儿吧,管! 因为小时候随着爸妈打工,所以遇到有方言的老师数不胜数。 : 养娃不读虚,不如养头居

因为方言而闹出的笑话(因为方言而闹出的笑话段子)

因为方言而闹出的笑话段子

1、一个单位的同事谈恋爱的时候,在办公室说了一句:一不小心上了他的贼床……一屋人一脸懵逼,其实他本来的意思是想说的是贼船......

2、室友说她妈妈去北京玩,人太多被踩到脚,阿姨很正经的对那位说“不好意思,您的脚(jiao),踩到我的jue(我们这方言称脚为jue)了。”

3、最近气温转凉,同事下楼打了个哆嗦“最近的风好娘啊......”4、作为一名地道湖南人,在大学元旦晚会上主持一激动:“指导老师,石老思........”

5、我普通话向来都很包拯(标准)啊!

6、有一次问室友哪里有卖小盆栽的想养几盆,他告诉我说他看见陈兰有卖的。我问他陈兰是谁,他说就陈兰啊,就陈兰客运站啊。我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城南.....

7、去买鸡排,和老板说:“老板我鸡排别太辣哈!”十分钟之后,老板拿着鸡排和我说:“来,你的变态辣鸡排~”

8、听一个在厦大上学的同学说的,学校旁边有很多本地人开的饭馆。“加份饭!”然而服务员一脸茫然地看着他。我这同学冷静地想了一下…“加混患!”服务员端来一碗饭…

9、我们武汉人一到冬天就喜欢取卵。”

10、一个男生在广州用不标准的粤语问路,妹子很热心地帮他指路还带他走到。他表达感谢“多谢,你真系好淫啊”,妹子“……”

11、上一老教授的大课,老教授点名:你娘,大家都懵逼了,叫了好几声你娘来了吗?没来就记旷课了啊!然后班里一个叫李良的默默站了起来.....

因为方言而闹出的笑话是什么

在山东烟台一带方言中,在描述时间长短时把短时间说成“不出歇”、“没出歇”,把较长时间说成“老出歇”。一烟台人和一东北人约会,东北人来晚了,烟台人见面就说,我等你“老出歇”了,怎么才来?东北人听了很紧张,忙问哪出血了?怎么出血了?烟台人说没出血。东北人说你不是说老出血吗?烟台人解释后才明白。

拓展:

1、方言,是语言的变体,根据性质,方言可分地域方言和社会方言,地域方言是语言因地域方面的差别而形成的变体,是全方言民语言的不同地域上的分支,是语言发展不平衡性而在地域上的反映。社会方言是同一地域的社会成员因为所在职业、阶层、年龄、性别、文化教养等方面的社会差异而形成不同的社会变体。例如之类的很多城市有很多不同的地方话都是比较有特点的。

2、一些语言学者认为,所谓“方言”和“语言”的区别基本上是任意的,遭到其他很多语言学者反对,并提出种种不同的判断标准,这些不同的判准却常常会产生不一致的结论。所有的方言实际上都可以被称作或视作语言(相互之间关系亲缘较近的语言可以互称为对方的方言,而相互之间亲缘关系遥远,在形成和发展历史上相关性较小的语言则不可互称为对方的方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