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雀东南飞搞笑话(孔雀东南飞搞笑话语)

旁白:汉末建安中,庐江府小吏焦仲卿妻刘氏,为仲卿母所遣,自誓不嫁,其家逼之,兰芝不从,终有情人终成眷属,二人选择另觅新境,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

兰芝:(手持油纸伞,作轻盈状出场)“同志们好!我就是传说中美貌与智慧并重,温柔与体贴的化身刘兰芝......我十三岁能打麻将,十四学喝酒,十五上KTV,十六抽烟......十七岁那年——”

(焦仲卿翩翩出场,两人合唱音乐《千年等一回》起:千年等一回,等一回啊啊~)

仲卿:(深情地)“娘子~”

兰芝:(深情地)“相公~几日不见,你又消瘦了!”(二人对视)

仲卿:娘子更憔悴,母亲又让你陪她打麻将了吧?

(兰芝低头,沉默)

兰芝(抬头):“只怕母亲是不会留我了。”

仲卿:“娘子莫担忧,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待我再去向母亲求情。”(离去)

第二场:(遣去甚莫留)

(焦母正襟危坐于前,焦仲卿上前一鞠躬)

仲卿:“母亲啊,您看,兰芝她温柔体贴,对你恭敬孝顺,你为什么总对她不满意呢?”

焦母:我的乖儿子啊,你听话,这种女子不要也罢。娘再给你找个好媳妇。喏,东家有位芙蓉姐姐,娘看她是人见人爱,花见花爱,车见车暴胎!你和他是龙配龙,凤配凤,老鼠配臭虫......“

仲卿(讶异地):“啊?”

焦母(陪笑):“不对,不对,是美女配英雄!”

仲卿:“不,孩儿已同兰芝立下山盟海誓,相伴终生!我是风儿她是沙,我是叶子她是花,我是螃蟹她是虾,我是白菜她是地瓜。”

焦母(手势作停止状):“STOP!她打麻将连胡了也不知道,赶快打发走!”

仲卿:我和兰芝的爱情情比金坚,海枯石烂,我是不会让兰芝离开我的。”

焦母:你懂得思念叫爱情?!有个哲学家不是说了吗:当人类真正懂得爱情的时候,那么人类和爱情将会一起完蛋。

仲卿(为难):可是...可是...

焦母:没什么好可是的!(掏出手机,拨号)老张啊,今天咱打麻将~(焦母扬长而去)

仲卿:一开始我相信伟大的感情,我无力地看清,强悍的是命运。不,决不!!!(大声)

第三场:(离别在旦夕)

仲卿(郁闷地走到兰芝前,深情地):娘子~

兰芝(用丝巾擦泪):相公,无须多言。奴家明白了

仲卿(斩钉截铁):兰芝,你放心先回娘家,等我劝服了母亲就去接你。

兰芝(音乐《waiting for you》起):相公,waiting for waiting for you `~~

(仲卿送兰芝走,两人携手绕场一段,告别)

旁白:君当作磐石!妻当作蒲苇,蒲苇韧如丝,磐石无转石...

第四场(啊母大悲摧)

刘母(惊讶):呀,兰芝,你怎么回来了?

兰芝:母亲,我~~~~(丝巾轼泪)

刘母(愤怒地):一定是被赶回来,那婆娘果然卑鄙无耻,, my god 我这是做了什么孽啊.....(号啕大哭)

(两天后,媒人出场,音乐《猪八戒背媳妇》起)

媒人:终于轮到我了。各位观众,我就是那前无古人,~~~~~(走到刘母跟前)

刘母:你我谁啊,啊婆?

媒人:啊!你怎么这样叫我啊?我还是黄花大闺女呢。(拨弄头发)

刘母:Oh sorry sorry 那请姑娘有什么事?(表情不屑)

媒人:是这样D,叶县令大人家的三公子对刘姑娘是一见钟情,茶饭不思啊,特请我来提亲

刘母:哎呀呀,又走桃花运了,目前我确实风韵犹存啊,想当年,俺的美貌胜于昭君,只可惜,已嫁为人妇(拿镜子照)

媒人:刘大妈,我是来向兰芝提亲的,你别自恋了。

(兰芝恰走出,听到对话)

兰芝多谢您的好意,但恕兰芝不从,我已是仲卿的妻子

媒人(用丝巾挥打兰芝):姑娘三思啊,三公子可是少年得志,意气风发,你知道周杰伦吗?周杰伦的发型就是学三公子的

刘母(从旁边捎来扫把,驱赶媒人):竟敢侮辱我的偶像,找死啊,出去,出去......

媒人(边后退边说):没品位,不懂得欣赏,哼~~(丝巾一挥,扬长而去)

第五场(不得边相许)

媒人(从袖子里掏出手记,拨号):...HELLO,三公子啊~小女子无能,事情办不好

三公子:饭桶,一群饭桶!

媒人:饭勺!,一群饭勺!

(三公子出场,打扮大家都知道了..打字辛苦,请原谅 MUSIC《上海滩》)

三公子:凉风有信,秋月无边,亏我思娇既情绪好比度日如年,虽则我不是玉树临风,潇洒倜傥,但我有宽广既胸襟和强劲既臂弯(展鸡肉)

(群众流氓上前群欧....带上他的道具走人,注意,扇子留下)

(三公子爬起来,走,遇上兰芝后跟她的哥哥)

三公子(眼冒红心,心在磅磅磅磅):哇,水杂摸A~~(上前拥抱,兰芝一闪,~)

刘兄:大家好,我是刘兰芝的哥哥,嘿嘿,要知道她的QQ吗?想和她聊天吗?移动用户请拨打5201314 连通用户拨打58201314 ~(转头向观众打招呼..被兰芝狠揍一拳.)...哎哟...很痛你知道拨? 这不是三公子吗?狗样狗样!兰芝还不拜见!

(兰芝悄悄说:是久仰久仰,然后上前作揖)

三公子:兰芝MM,一日不见,如塥三秋啊!你让我等得好辛苦啊!(办可爱、,恶心的那种语调)

(向前欲饱住兰芝)

兰芝(退后):公子请自重,奴家已经有夫婿了.

伞公子:你是天鹅,他是蛤蟆,不配,嘿嘿,我才是你的青蛙王子.

刘兄(给三公子上烟):三公子才高八斗,您放心,我一定会让我妹妹嫁给你的,择日再来迎娶吧!

(三公子淫笑着,离去)

兰芝(哭吧):歌,你怎么可以这样?

刘兄:闭嘴,你白痴白住还想怎么样?水电费很贵啊!

(兰芝掩面离去,刘兄退下)

第六场(情人终成眷属)

(焦刘两人彼此向对方迎上去,《千年等一回》再次奏响)

兰芝:相公,我不,我决不!

仲卿:娘子,我想清楚了,让那写该死的东西一边去把(拉着兰芝的手)走,我带你走,我们去一个没有人认识咱们的地方!

(兰芝点头)

(音乐片尾曲《彩虹天堂》)

孔雀东南飞搞笑话

我最近也在演这个,前段时间收集了好久,绝对自制。。。友情赠送给你吧,O(∩_∩)O

孔雀东南飞

1 、焦 母 -- 焦仲卿之母,一个典型的封建卫道士,忌妒心极强。

2 、刘兰芝 -- 庐江小吏焦仲卿之妻,一个孝顺而又知书答礼的女子。

3 、焦仲卿 -- 刘兰芝之夫,庐江小吏,对爱情至死不渝,但又无法改变自己的命运。

4 、刘 母 -- 刘兰芝之母,一个无主见的家庭妇女。

5 、兰芝兄 -- 刘兰芝的长兄,见钱眼开,贪图富贵而不顾一切。

6 、兰芝嫂 -- 刘兰芝的大嫂。忌妒、狡猾而又心狠手辣。

7 、王婆 — 媒人

第一场 分离

【旁白】(舒缓的音乐)焦仲卿和刘兰芝两情相悦,结为连理,三年来一直恩恩爱爱,相敬如宾。可惜焦母对这个儿媳不满,尽管兰芝小心侍奉,却仍然不能让这位婆婆满意。这一天,焦母又把兰芝叫到房中。

焦母(气急败坏的):兰芝,兰芝!

刘兰芝:婆婆,你有什么吩咐!

焦母:现在你即是我的儿媳,那就应该听我的话!

兰芝:儿媳当然要听婆婆的话。

焦母:为什么?为什么我的儿子会违背我的意思,你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姑娘,而那秦家的女儿秦罗敷贤慧漂亮!知书达理!你跟她一比,就象星星和月亮,烛光和太阳一样!

兰芝:不知婆婆为何说这话?

焦母:你让我说出来吗?我告诉你,要是当年秦罗敷嫁到我家来,我早就抱孙子了!可是你,三年了都没有给我们焦家生下一男半女!

兰芝:婆婆,虽然我来到焦家三年没有给你们续后,可是我并没有做任何对不起焦家的事啊!每天起早贪黑,刺绣织布。。。

焦母:(不屑地)够了够了!我家仲卿娶你过门不是让你来给我们家干活的!若你不能生下个一男半女,不如早点离开我们家吧。

兰芝:(伤心欲绝)婆婆,既然我三年来的真心都换不来你的满意,那我走,我走!

焦母:(得意、嘲讽)哼,你自己愿意走自然更好,这样我就可以早点去秦家提亲!

(兰芝欲下场,仲卿上场,拉着兰芝的手)仲卿:兰芝。

兰芝:仲卿。 焦母:仲卿。 (兰芝跑下场)

仲卿:娘,我们夫妻数载,发誓要白头偕老,街坊邻里也对兰芝赞赏有加,为何您就不喜欢她呢?

焦母:她举止散漫,不知礼节,来我们焦家几年了也没给我们开枝散叶。娘给你物色了一位叫秦罗敷的姑娘,可比那刘兰芝强多了,你去写份休书那她给休了。

仲卿:娘,你把我当什么了,正可谓,贫贱妻,不可忘。我与兰芝相濡以沫,我是永远不会离开她的,如果你要我休了他,我发誓,终身不娶。(甩袖)

焦母:你要是要她就别再认我这个娘了。(下,兰芝上)

焦仲卿: 娘子,你且忍耐几日,暂时回娘家去。我现在要回太守府里办事,不久就会回来,回来后我一定说服母亲,必定去接你回家,委屈你了,兰芝。

刘兰芝:仲卿,我等你。

第二场 逼婚

【旁白】

刘兰芝被迫回到了娘家,但她万万没有想到,不久就会有一场大祸降临到她得头上。

(兰芝母,兰芝兄、嫂上场)

兰芝母:兰芝这孩子自从从焦家回来后,整日茶饭不思,日渐憔悴。你们做哥哥嫂子的,就不要再刺激她了。

(兰芝兄,兰芝嫂远远看见媒婆,起身迎接)

兰芝兄:王婆,您来啦,快里面坐。(一群人进场坐下)

王婆:哎呦喂,老太太,我给您道喜啦,

兰芝母:不知王婆来此有何贵干。

王婆:还是老太太高明,我这是来给您道喜的。你知道太守家吗,最近他们家特别吃香,手里的银子是一捆一捆的,连花也花不完啊,你知道吗,这太守家的五公子啊,那是英俊潇洒,才高八斗。(怪笑)而且尚未婚配,最重要的是他对你们家兰芝,有点意思呀~~(拖音)

兰芝母:可是,我们兰芝这才刚回娘家,再改嫁。。。我看。。。。

王婆:你们家真是,天上掉下个馅饼都不知道接着呀。

兰芝兄:不不不,王婆婆。我们知道接知道接,这可是天赐的好良缘,我替我妹妹做主了。

王婆:好,爽快。我这就赶紧告诉太守,择个吉日成亲。这下我又有好吃的可以吃了(怪笑)

(王婆下场)兰芝兄:王婆慢走。

兰芝母:你这就替你妹妹决定了,那焦仲卿怎么办呢。

兰芝兄:娘,你想想,这一眨眼的功夫,兰芝就飞上枝头做凤凰了。

兰芝嫂:就是啊,娘,这可是我们家的大喜事啊,我这就去叫兰芝去。(下场叫兰芝,母坐)

兰芝兄:(开心)我这妹妹要嫁给太守公子,我就吃喝不愁啦。。(说完坐下)

兰芝与嫂齐上,兰芝向母兄行礼。娘,您叫我,是不是仲家来信了?

兰芝兄:不,妹妹啊,是我要跟你说个事。太守家来提亲,我和娘已经替你答应了。听娘说你还想等焦仲卿,我本也不想为难你,但现在太守家五公子来提亲,人家是看上你啦。

兰芝:可是,哥,我。。

兰芝兄:妹妹,你不要再糊涂了。这焦仲卿把你休回家,左邻右舍谁不知道啊,多丢人啊。(拍脸蛋) 兰芝嫂:就是

兰芝兄:何况他娘不满意你,焦仲卿也做不了主。太守家就不同了,有权有势,你要是嫁过去,先不说你荣华富贵享不尽,我这做哥哥的也能混个官当当,吃吃皇粮,也不用过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呀,这以后我们刘家就光宗耀祖啦。

兰芝:可是哥,当初我和仲卿约要一辈子不离不弃。

兰芝兄:仲卿仲卿,你就知道焦仲卿。(拍案而起)你就不能为我们刘家考虑考虑吗?

兰芝母:你妹妹不愿意你就别逼她了。

兰芝兄:你们女人就是头发长见识短,这事还就由不得你了,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兰芝嫂(走近她们母女,语气恶劣、讽刺):兰芝,你别听你大哥的,你要是不想嫁呢,嫂子养你一辈子。(从母女中间穿过,下场,母亲叹息下)同时兰芝兄:(调侃)养你一辈子。

兰芝:(悲伤)好,哥,我嫁(哭着下场)

第三场 约定

【旁白】

就兰芝答应了这门亲事,她仍在苦苦等着仲卿,希望他能够出现把她接走。终于有一日,焦仲卿出现了,满面风尘,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兰芝:仲卿,仲卿。你在吗?

焦仲卿:当初你还说你要做那蒲苇,结果这都是假的,

刘兰芝:(伤心地)这难道是我自己愿意的吗,我又有什么办法呀,我娘劝我,我哥哥逼我,我能怎么办。咱们两个可都是被逼迫的。当初要不是你娘,我又怎么会被休回家,你为什么不能理解我呢。

焦仲卿:(痛苦地)兰芝,现在该怎么办,母亲还没有同意我把你接回去,逼着我娶秦家的姑娘。

刘兰芝:(悲痛地)你那边有你娘的阻拦,我这边有我哥哥的逼迫,现在再加上太守家的聘书。为什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

焦仲卿:(痛苦地)为什么会为什么会这样!是我们做错了什么吗,命运要让我们这样生生的分离?

刘兰芝:(更加伤心地)仲卿,既然这个世界容不下我们,我们就去找一个能长久相伴的地方吧。

焦仲卿:这。。。你是说。。

刘兰芝:仲卿,今日这一别,也就只有黄泉下相见了。

仲卿(握住兰芝的双手):好,我们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

兰芝、仲卿: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仲卿:在天愿做比翼鸟。 兰芝:在地愿为连理枝。

仲卿:今生倘若不得愿。 仲卿、兰芝:来世再续未了情。(伤感音乐)

(兰芝兄、王婆跑上场,一人拉一个,拆散两人)

兰芝:,不悔与君曾相识,可怜红颜多薄命。世事不容真情在,只有以死报君心。 [ 悲凉的音乐再次响起 ]

第四场 殉情

焦母和女儿上场,焦母坐中间。仲卿从另一边上

仲卿:拜见母亲(作揖),娘(跪下)。焦母站起身

仲卿:孩儿不能再陪着你了,天冷了,您要多穿些衣服,不要冻坏了身体。祝您以后福寿安康,我要追随兰芝而去了。

焦母:儿呀,你怎么这样傻啊。你年纪轻轻,又在官府做官,不要为了一个小女子,而自寻短见啊。(抹眼泪)

仲卿:娘,我不能背弃兰芝的誓言。

焦母:儿啊,你怎么就不明白我的苦心呢。娘含辛茹苦把你拉扯大,不就是希望你能娶个好媳妇,有个好前程吗。你恨娘怨娘都可以,只要你能理解娘,娘死也值啊。

焦女:娘~~ (仲卿三拜母亲,转身下场。其母追去)

【灯光暗,追光打兰芝】

兰芝独白:仲卿,我还记得,我们新婚的那一天,轿子才走到凉亭,你就让轿夫去歇脚,自己带着我去看那漫山遍野的油菜花。那时候,你对我说,我们要一辈子,都永不分离。仲卿(掩面泣)你说的这句话,我一辈子都记得。仲卿,我先走一步了。(跑下场)

[ 悲凉的音乐响起 ]

兰芝旁白:君当作磐石,妾当作蒲苇,蒲苇韧如丝,磐石无转移。(仲卿上次,追光)兰芝啊,你等我,我来陪你了。(上吊。音乐起)

【旁白】

就焦仲卿用三尺白绫追随心爱的妻子兰芝而去。

这是一个凄婉的爱情故事,每一个人都不希望死亡是它的结局,大家宁愿相信,焦仲卿和刘兰芝已经在另一个世界相遇,继续他们生死不渝的爱情。

孔雀东南飞搞笑话语

旁白:汉末建安中,庐江府小吏焦仲卿妻刘氏,为仲卿母所遣,自誓不嫁,其家逼之,兰芝不从,终有情人终成眷属,二人选择另觅新境,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

兰芝:(手持油纸伞,作轻盈状出场)“同志们好!我就是传说中美貌与智慧并重,温柔与体贴的化身刘兰芝......我十三岁能打麻将,十四学喝酒,十五上KTV,十六抽烟......十七岁那年——”

(焦仲卿翩翩出场,两人合唱音乐《千年等一回》起:千年等一回,等一回啊啊~)

仲卿:(深情地)“娘子~”

兰芝:(深情地)“相公~几日不见,你又消瘦了!”(二人对视)

仲卿:娘子更憔悴,母亲又让你陪她打麻将了吧?

(兰芝低头,沉默)

兰芝(抬头):“只怕母亲是不会留我了。”

仲卿:“娘子莫担忧,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待我再去向母亲求情。”(离去)第二场:(遣去甚莫留)

(焦母正襟危坐于前,焦仲卿上前一鞠躬)

仲卿:“母亲啊,您看,兰芝她温柔体贴,对你恭敬孝顺,你为什么总对她不满意呢?”

焦母:我的乖儿子啊,你听话,这种女子不要也罢。娘再给你找个好媳妇。喏,东家有位芙蓉姐姐,娘看她是人见人爱,花见花爱,车见车暴胎!你和他是龙配龙,凤配凤,老鼠配臭虫......“

仲卿(讶异地):“啊?”

焦母(陪笑):“不对,不对,是美女配英雄!”

仲卿:“不,孩儿已同兰芝立下山盟海誓,相伴终生!我是风儿她是沙,我是叶子她是花,我是螃蟹她是虾,我是白菜她是地瓜。”

焦母(手势作停止状):“STOP!她打麻将连胡了也不知道,赶快打发走!”

仲卿:我和兰芝的爱情情比金坚,海枯石烂,我是不会让兰芝离开我的。”

焦母:你懂得思念叫爱情?!有个哲学家不是说了吗:当人类真正懂得爱情的时候,那么人类和爱情将会一起完蛋。

仲卿(为难):可是...可是...

焦母:没什么好可是的!(掏出手机,拨号)老张啊,今天咱打麻将~(焦母扬长而去)

仲卿:一开始我相信伟大的感情,我无力地看清,强悍的是命运。不,决不!!!(大声)第三场:(离别在旦夕)

仲卿(郁闷地走到兰芝前,深情地):娘子~

兰芝(用丝巾擦泪):相公,无须多言。奴家明白了

仲卿(斩钉截铁):兰芝,你放心先回娘家,等我劝服了母亲就去接你。

兰芝(音乐《waiting for you》起):相公,waiting for waiting for you `~~

(仲卿送兰芝走,两人携手绕场一段,告别)

旁白:君当作磐石!妻当作蒲苇,蒲苇韧如丝,磐石无转石...第四场(啊母大悲摧)

刘母(惊讶):呀,兰芝,你怎么回来了?

兰芝:母亲,我~~~~(丝巾轼泪)

刘母(愤怒地):一定是被赶回来,那婆娘果然卑鄙无耻,, my god 我这是做了什么孽啊.....(号啕大哭)

(两天后,媒人出场,音乐《猪八戒背媳妇》起)

媒人:终于轮到我了。各位观众,我就是那前无古人,~~~~~(走到刘母跟前)

刘母:你我谁啊,啊婆?

媒人:啊!你怎么这样叫我啊?我还是黄花大闺女呢。(拨弄头发)

刘母:Oh sorry sorry 那请姑娘有什么事?(表情不屑)

媒人:是这样D,叶县令大人家的三公子对刘姑娘是一见钟情,茶饭不思啊,特请我来提亲

刘母:哎呀呀,又走桃花运了,目前我确实风韵犹存啊,想当年,俺的美貌胜于昭君,只可惜,已嫁为人妇(拿镜子照)

媒人:刘大妈,我是来向兰芝提亲的,你别自恋了。

(兰芝恰走出,听到对话)

兰芝多谢您的好意,但恕兰芝不从,我已是仲卿的妻子

媒人(用丝巾挥打兰芝):姑娘三思啊,三公子可是少年得志,意气风发,你知道周杰伦吗?周杰伦的发型就是学三公子的

刘母(从旁边捎来扫把,驱赶媒人):竟敢侮辱我的偶像,找死啊,出去,出去......

媒人(边后退边说):没品位,不懂得欣赏,哼~~(丝巾一挥,扬长而去)第五场(不得边相许)

媒人(从袖子里掏出手记,拨号):...HELLO,三公子啊~小女子无能,事情办不好

三公子:饭桶,一群饭桶!

媒人:饭勺!,一群饭勺!

(三公子出场,打扮大家都知道了..打字辛苦,请原谅 MUSIC《上海滩》)

三公子:凉风有信,秋月无边,亏我思娇既情绪好比度日如年,虽则我不是玉树临风,潇洒倜傥,但我有宽广既胸襟和强劲既臂弯(展鸡肉)

(群众流氓上前群欧....带上他的道具走人,注意,扇子留下)

(三公子爬起来,走,遇上兰芝后跟她的哥哥)

三公子(眼冒红心,心在磅磅磅磅):哇,水杂摸A~~(上前拥抱,兰芝一闪,~)

刘兄:大家好,我是刘兰芝的哥哥,嘿嘿,要知道她的QQ吗?想和她聊天吗?移动用户请拨打5201314 连通用户拨打58201314 ~(转头向观众打招呼..被兰芝狠揍一拳.)...哎哟...很痛你知道拨? 这不是三公子吗?狗样狗样!兰芝还不拜见!

(兰芝悄悄说:是久仰久仰,然后上前作揖)

三公子:兰芝MM,一日不见,如塥三秋啊!你让我等得好辛苦啊!(办可爱、,恶心的那种语调)

(向前欲饱住兰芝)

兰芝(退后):公子请自重,奴家已经有夫婿了.

伞公子:你是天鹅,他是蛤蟆,不配,嘿嘿,我才是你的青蛙王子.

刘兄(给三公子上烟):三公子才高八斗,您放心,我一定会让我妹妹嫁给你的,择日再来迎娶吧!

(三公子淫笑着,离去)

兰芝(哭吧):歌,你怎么可以这样?

刘兄:闭嘴,你白痴白住还想怎么样?水电费很贵啊!

(兰芝掩面离去,刘兄退下)第六场(情人终成眷属)

(焦刘两人彼此向对方迎上去,《千年等一回》再次奏响)

兰芝:相公,我不,我决不!

仲卿:娘子,我想清楚了,让那写该死的东西一边去把(拉着兰芝的手)走,我带你走,我们去一个没有人认识咱们的地方!

(兰芝点头)

(音乐片尾曲《彩虹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