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过的版本为,估计大同小异吧:有两个和尚,住在同一个禅寺。一个老和尚是修行的,研究禅道;另一个小和尚,是工作的,他煮饭洗衣扫地,照顾这个修道和尚的生活。小和尚虽然是个和尚,却不识字,而且只有一只眼睛。照佛家的规矩,如果有云游的僧侣来到寺院,通常是可以住下,要求食宿服务的,他们称这为“挂单”。也就是说,云游的僧侣能把自己的名牌挂上去,暂时算是寺院的一员。通常,每个寺院都有自己的规矩。这个寺院的规矩是:来挂单的人,得先与寺院的住持论辩禅道。来客如果胜利,寺院就得收留;来客如果失败,就得自行离去。那天黄昏,晚饭之后晚课之前,忽闻山门钟响。“喔!有人要来挂单了。”住持对小和尚说,“我今天很累,无法辩论,你去接迎。”独眼小和尚说:“我去接迎!?我……我大字不识一个,只会念阿弥陀佛。我不去,你去。若要我去,你就得保证我一定会赢。”大和尚说:“保证赢,保证赢,只要你去,我教你,你照着我的话做,你就一定赢。你跟来客见面时,什么话都不要说,用沉默对答,跟他用比的,那你就一定赢。”“用比的?沉默对答?喔!我是做事的和尚,只要不说话,就没有什么问题啦!”说完,他就去准备接迎来僧。天快黑了,来僧肚子很饿,他们在禅堂盘腿坐下。小和尚与来僧面对面,沉默地比手画脚论辩起禅道来。来僧法相庄严,垂眉举手伸出食指一根。独眼和尚,面现困惑,略加思索,左右两手同时伸出食指。来僧满脸惊讶,沉思片刻,把左手伸出,做三指指天状。只见独眼和尚一脸悲愤,右手握拳,举在胸前,上下抖动做捶打的样子。来僧立刻起立,鞠躬引退,背起包袱往山门走去。此时,住持正在山门前散步,见来僧神色仓皇,不禁趋前问个究竟。来僧说:“贵寺独眼小和尚禅道高深,我的辩论已经输了,趁天色未晚我得赶往他寺求住。”住持说:“稍安,稍安,请将详情简单述来。”来僧说:“我们两人用沉默论答:我先伸出一指,表示为佛。小和尚伸出二指,表示佛与法。我伸出三指,表示佛、法、僧三宝。小和尚立刻握拳震荡,表示佛、法、僧三宝需在一物中得之,否则只是空虚。我无言以对,只得起立敬礼认输了。”云游和尚说完,仓仓皇皇往他寺奔去。来僧刚走,独眼小和尚气急败坏追奔过来,差点儿撞倒住持。“那个无礼的小子哪里去了?我不痛揍他一顿,难消我心头之恨!”小和尚说。住持老和尚劝慰小和尚:“唉!他都已经认输走了,你何必气成这个样子?何况他还称赞你的禅道高深呢!”“称赞我禅道高深?”小和尚惊讶地望着老和尚,“怎么会?你知道吗,他一坐下,就伸出一只手指,指着我的脸说:‘和尚和尚,你只有一只眼。’你说,他无礼不无礼?”老和尚微微点了一下头。小和尚继续说:“我心想他远来是客,就恭祝他:‘你很幸福,你有两只眼睛。’没想到那个恶和尚,第二次出手,就伸出三个手指头,表示找们两个合起来只有三只眼睛。你说气人不气人?”老和尚再度轻轻点头。“我也就不管他是客不是客啦!我握拳做出捶打的样子。我的意思是说:你再啰嗦,我就把你揍扁。没想到,他不只是无礼,而且胆小,拔腿就跑。让我追上,我可真要好好修理他一顿。”

老和尚与小和尚的笑话

关于学生和老师的笑话

老师问学生:“人生自古谁无死,你接下一句。”

学生答:“人生自古谁无屎,有谁大便不用纸。”

老师很生气,叫学生罚站。

隔年,老师又问回学生同样的问题。这时学生变聪明了。

他答:“人生自古谁无屎,有谁大便不用纸。若君不用卫生纸,除非你是用手指。”老师很火大,有叫学生罚站!

老师看见窗外下着雪,就遗憾的说:“上天下雪不下雨,雪到地上变成雨。变成雨时多麻烦,为何当初不下雨。”

学生又回复老师:“老师吃饭不吃屎,饭到肚里变成屎。变成屎时多麻烦,为何当初不吃屎。”

就这样老师当场晕倒!哈哈……

地理老师问:“河水往哪里流啊?”

一学生猛站起来唱到:“大河向东流啊!”

老师没理会他接着说:“天上有多少颗星星阿?”

那学生又唱到:“天上的星星参北斗阿!”

老师气急:“你给我滚出去!”

学生:“说走咱就走阿!”

老师无奈:“你有病吧?”

学生:“你有我有全都有阿!”

老师:“你再唱一句试试!”

学生:“路见不平一生吼阿!”

老师:“你信不信我奏你?”

学生:“该出手时就出手阿!”

老师怒:“我让你退学!”

学生:“风风火火闯九洲阿!”

唐晓翼和亚瑟的小笑话

亚瑟别墅里的饭桌前,气氛十分安静

亚瑟和唐晓翼惯地坐在角落的位置上吃饭,

周围,DODO冒险队的成员们坐了下来。

当大家开始扫荡餐后甜点的时候,

亚瑟(一副好奇宝宝的表情):“呐,晓翼。”

唐晓翼(头未抬):“嗯?”

亚瑟(靠近):“问你个问题好吗?”

唐晓翼(仍未抬头,看着勺子):“问吧。”

亚瑟(板着小脸):“你要如实回答。”

唐晓翼(抬起头,面无表情)

亚瑟(严肃地脸红):“就是,就是……”

(DODO冒险队成员99%倾着身子,竖起耳朵)

唐晓翼(继续面无表情):“什么?”

亚瑟(害羞 天真):“晓翼,H是什么?”

(一只乌鸦飞过,……,虎鲨准备叉蛋糕的的叉子叉到了扶幽的手,扶幽把一口冰激凌喷到了多多头上,多多跳起来去抓餐巾的时候挤翻了整个桌子,桌子上飞起的物品统统扣到了路过门口的婷婷脸上,婷婷顺手拿起一个鸡毛掸子就冲了进来,踩到不知道是谁吃完西瓜乱扔的香蕉皮,自己拿的鸡毛掸子打到了虎鲨脸上……)

唐晓翼(望着眼前的景象感叹):“H…………啊!”

亚瑟(一脸兴奋):“嗯,嗯,就是H,多多说我一定不懂,他还神气地说你也一定不懂。”

(众人怒瞪多多)

唐晓翼(眼睛突然瞪大,射出寒光):“我不懂?亚,今晚到我房间,我告诉你什么叫‘H.”

亚瑟(扑过来抱住唐晓翼):“就知道晓翼最好了~”

……………………

晚上,

唐晓翼的房间,

亚瑟刚洗了澡,穿着唐晓翼略为显大的睡衣,露出形状优美的锁骨,跪坐在床上。唐晓翼坐在他对面,深情地注视着眼前的天使,

“晓翼,你可以告诉我了吗?”(亚瑟一脸期待的可爱表情。)

“当然。”(大灰狼面对小白兔的表情)

……………………………………夜深了……………………………………

“唔……晓翼……。”

“……嗯?”

“……这……就是……H?”

“当然……”

………………………………………………………………………………

唐晓翼指着亚瑟手里捧着那本《小学生学英语》,微笑着说:“所谓‘H’,就是英语第八个字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