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答详情

兄弟在婚礼上的笑话有哪些

时间:2024-02-25 23:09145 人浏览举报

兄弟姐妹之间的幽默笑话 1、妹妹要出嫁了,她要买辆车,而且要自己买。 “哥,我要买车了,你要不要支持一下?” “当然要支持,这么漂亮的妹妹我不支持,我怎么对得起呀!” “那你要怎么支持呢?” “还怎么支持,装糊涂。说,要多少?” 妹妹眼珠儿一转:“那就要看你对妹妹的`爱有多深了。” “好啊!变聪明了。卡在钱包里,自己去拿,密码你知道的。” 傻丫头兴高采烈地拿了卡。“那我能拿多少呀?” 我眼珠儿一转:“那就要看你对哥哥的爱有多深了。” 2、表弟借钱买房,我说:“你上班二年了,存了有多少?” 他道:“一分没存。” 我纳闷道:“你一个月有3000元的工资,就算你吃得再好也就花去一半,那一半呢?” “实话告诉你吧,”表弟说,“每月我用一半工资猛吃,用另一半工资减肥了”。 3、弟,调皮。一日叫我代妈去开家长会,老师对弟惊叹:“你妈妈怎么这么年轻。” 弟答:“那是我爸有本事。” 4、哥:“你兄弟和你媳妇,二选一你选择哪个?” 弟:“我选择兄弟媳妇。” 哥…… ;

兄弟姐妹间的幽默笑话 、初中的时候迷武侠小说,上课的时候都在看一次上课看金庸《天龙八部》的时候被老师发现了,没收,然后大吼:把其它七本给我交出来。 2、弟弟看到两只狗在干那事,便问姐姐它们在做什么,姐姐不好意思地回答:“它们在打架。” 旁边的男生大笑。 姐姐怒道:“笑什么笑?想打架呀 ?!” 3、男人最痛苦的日子: 十二月一日;男人最惬意的日子: 一月三十一日。 4、我对一漂亮mm说:“今天我请你吃饭。”她说:“不吃了,改日吧~”我很兴奋! 我对一兄弟说:“今天我请你吃饭。”他说:“不吃了,改日吧~”我很尴尬…… 一漂亮mm对我说:“今天我请你吃饭。”我说:“不吃了,改日吧~”她说不行-_-! 一恐龙对我说:“今天我请你吃饭。”我指着旁边的猥琐男说:“他日吧~” 5、电视上出现了接吻镜头,爸爸让儿子去倒杯水。不久,电视上又有接吻的场面,爸爸让儿子再去倒杯水,儿子问:爸爸,是不是一看到有人亲嘴你就口渴啊? 6. 小美:我昨天看了场演唱会。 小王:是吗,那不错啊。是谁的演唱会啊? 小美:杰伦啊。我最喜欢他了。昨天的演唱会可精彩了。 小王:???杰伦最近没有好像没有开演唱会吧。 小美:我在电视上看的 小王:&……¥………… 我开始崇拜你了! ;

相声里的,版本有很多,刘宝瑞,马三立等很多相声名家都说过这段相声今天我说的这段是清朝的事儿,出在山东济宁,有这么一个大财主,家进而有四个儿子。虽是一母所生,可是这哥儿四个脾气不一样。老大敦厚,老二老实,唯独老三,要多奸有多奸,要多滑有多滑,一点儿亏都不吃。交朋友人家都不交他,真是磁公鸡,铁仙鹤,玻璃耗子琉璃猫——一根毛都不拔!这个老四呢,不但忠厚老实,而且还不爱说话。他瞧不惯老三这种行为。别人跟他说话,他还能回答两句,老三问他什么,他不是哼就是哈,从不多说。日子长了,俩人就更成了对头,老三管老四叫傻子。小时候一块儿念书,就是水火不同炉,长大了就更弄不到一块啦。这年正赶上大比之年,要上京赶考。老财主择了个好日子,就叫四个独生子动身。头天晚上,老三一宿没睡。他心里想:不能带傻子去,说什么也不能叫他去!到第二天就跟两个哥哥商量。“大哥二哥,进京赶考啊,咱们甭带老四去啦!”老大一听:“为什么?”老三说:“他没学问,到那儿也中不了哇!”“你甭管他。中不了再回来,也没花你的钱,四个人要去都去,要不去都不去!”老大老二一个心眼儿,他的主意没有人赞成,胳膊拧不过大腿呀,怎么办呢?再憋坏主意。他又想了一个法子。临离开家的时候,两位老人送出门外,兄弟四人上马刚要走,老三给拦住了:“哎,大哥,二哥,咱们就这么走哇?”老大说:“还有什么事啊?”“咱们进京干什么去?”“赶考啊。”“到考场干什么呀?”“做文章啊。”“还是的。没学问怎么做文章啊!”“那么依你说怎么办呢?”“我说呢,咱们马上就作一首诗,也叫父母双亲听听,四个人每人一句,谁能说得上来,一道进京;作不出诗来呀,那就甭去啦!”老三的心思认为老四是个傻子,准说不上来,那就不准他去了。老财主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啊,忙说:“对,对!你们作一首诗,就以进京赶考为题。”老头儿一说话,老大没办法啦,作就作吧。我说:“出门跨雕鞍。”老二说:“上马手扬鞭。”老三一听:“此去谁得中?”老四说:“咱!”老三一听:“说呀!”“完啦。”“你怎么说一个字儿啊?”老大说:“一个字,能管我们十五个字。”老三说:“那管得上吗?”“管得上!‘出门跨雕鞍,上马手扬鞭’。你问,‘此去谁得中’?他说,‘咱’。没错儿就是他。走吧!”一催马,走啦。老三出师不利,碰了一鼻子灰。哥儿四个正往前走,看见一家出殡的。老三一瞧行啦,紧缰绳:“吁!”站住了。“大哥,二哥,前边有一家出殡的,抬着棺材过来了,咱们以此为题,每人一句,做诗一首。怎么样?”老大说:“行。听我的:出庄碰见一口材。”老二说:“众人合力把它抬。”老三说:“单等送到坟墓地。”老四说:“埋!”“说呀!”“完啦。”“大哥,他怎么又说一个字我啊?”“对呀,棺材都进了坟地了,可不是埋嘛!依你呢?摆着,不埋?”老大说:“埋了还不走?”“对,走!”一出庄,又碰见一家娶媳妇的,前有旗锣伞扇,后边是一顶花轿。老三一勒马:“吁!”“大哥,二哥,你们看这娶媳妇的。”老大说:“以此为题,每人一句,吟诗一首。”老三说:“好。就依你的主意。”老大说:“废话!我不说你也得说。好,我说:举目望见一乘轿。”老二说:“前边铜锣来开道。”老三说:“亲戚朋友都贺喜。”老四说:“笑。”“又完啦啊?嘿,又是一个字儿?”老大说:“对呀,娶媳妇不笑还哭啊?甭废话,走!”“哎,走——”老三这个气啊!又往前走,远远地看见一座古庙。老三一勒马:“吁!大哥,二哥,你们看这座庙。”“少罗嗦。每人一句,我先说:望见古庙内有僧。”老二一指钟楼说:“楼上倒挂一口钟。”老三说:“连打一百零八下。”老四说:“嗡——”老三说:“又是一个字儿!”老大说:“对呀,钟响可不就是‘嗡’吗?甭说打一百零八下,就是二百一十六下也是‘嗡’啊。”老三说:“噢,他还‘嗡’出理来了,走吧!”鸟雀归巢,太阳西斜了,前面来到一座县城,走到护城河有一座桥,晕是一座独木桥,有一位失目先生想从桥上过去,拿马杆儿一试,桥太窄,不能过去。老三说:“失目先生过桥,咱们再吟一首。”老大说:“河上有座独木桥。”老二说:“这边摆来那边摇。”老三说:“失目先生不敢过。”“绕!”老三说:“哎,咱们也绕!”进了城,十字街路现有一家客店,大门这边白墙上写着:“安寓客商”,那边写着:“仕宦行台。”老三说:“别走啦,咱们住店吧。”店家把他们安顿到上房。还没吃饭哪,随便要了一点儿。饭后,老大说:“咱们早点儿睡,明儿一早还得赶路呢!”那老三一宿没睡,他睡不着哇!心想:这傻子老说一个字儿,大哥还硬说他对。这多气人啊,这要是到了北京,我这肚子还不气成两半儿呀!干脆想个主意,把傻子打发回去吧。他想来想去想出个办法来。第二天早晨一瞧天气呀,嘿!人不留人天留人——下雨啦。老三这份儿高兴!赶紧叫店里的伙计:“你去给我买点儿东西,买二斤半羊肉,三斤面,买俩西葫芦,买葱买蒜买油买盐,买柴火,倒水,这是二两银子,剩下的钱都归你。”“是。”一会儿的功夫就买回来了。叫伙计帮忙把肉剁好,把馅拌好,面也和就叫那哥儿仨:“大哥,二哥,老四,天不早了,起吧!”老大一揉眼皮:“好,好,咱们快打行李。”老三说:“走不了啦,外头下雨哪!大哥,二哥,咱们今天过阴天,吃饺子。”老大说:“那多麻烦哪!”老三说:“不麻烦,馅拌面也和买东西的二两银子我也给了,也不找你们要了!”老大一想:他平时没这么厚道哇,今儿是怎么啦?!老大哪儿知道他憋着饿老四哪!哥儿仨洗完脸,漱完口,老三说:“大哥,二哥,老四,咱们在家里是少爷,茶来伸手,饭来张口。如今赶考途中,要吃饭自己干。我这个主意是下米的吃饭,添水的喝汤,现在就剩下揪剂儿、擀皮儿、包、煮、捞、烧火,咱们四个人分着干。大哥,你想干什么?”老大说:“我来揪剂儿。”老二说:“我擀,我包。”老三说:“我煮,我捞——老四哪?”“吃!”“吃?又一个字儿啊!”老三心说:我让你吃得上才怪呢!俗话说,“人多好干活儿”,一会儿饺子捞出这么两大盆子,筷子碟子都摆桌子四面儿一人占一边儿。老大说:“哎呀,真饿啦,我可先吃啦。”说完就下筷子。老三说:“等一会儿。我这饺子不能白吃!”老大心想就知道你没这么好心眼嘛!“不就二两银子嘛,我给啦!”老三说:“不是。你想错了。钱我不但不要了,打今儿起,一直到北京,每天咱都吃包饺子。还告诉你,每天都是我掏钱。可是有一节,我可有个条件。”老大问:“什么条件?”“从今天起,咱们吃喝拉撒睡,行动坐卧走,都得做诗。老四,你可听明白喽,咱们作的是打油诗,格律不限,字数随便,只要合辙押韵就行。”老大说:“四个字也行?”老二说:“五个字也行,只要押韵,我说六个字,你说两个字,能合上辙就行。”“对,就是这个意思。”老大说:“我先说啦。”老三说:“别忙,我还没说完呢,你们听清楚:做诗不限几言,我这饺子可有限制,咱们是一个字管一个饺子。比方说,大哥说七个字,就吃七个饺子,二哥说五个字,吃五个饺子,明白了吗?说吧!”老大真明白了:这是成心饿老四啊!一道儿上他净说一个字啦,现在是一个字儿一个饺子,那还不把他饿坏了哇!老大拿出当哥哥的派头:“我说咱们是吃饭呢?还是捣乱呢?!作哪门子诗呀,不作,吃!”老三急了:“要不做诗,谁也甭吃,我可抽桌!”老二说:“大哥,你就说吧。”老大说:“我说什么?!老四那大个子,一个饺子能饮得了吗?”老二说:“大哥,别着急,咱们不会多说吗?咱俩剩下也够他吃了。”老大说:“那以什么为题呢?”老三说:“随便儿。”老大抬头一看,房梁上有一个燕子窝,对,就以这个为题吧,说:“梁头燕窝大燕垒——七个字,我拨七个饺子吃。”老三说:“别动!我来!”顺手抄起一个小碟儿,拿筷子往外夹:“梁、头、燕、窝、大、燕、垒,哎,你吃这七个。”老二一瞧:按字抠哇!我说:“雏燕未羽不会飞。小燕未长羽毛,不会飞,对不对?七个字,我自己拨!”拨到碗里七个饺子,拿筷子全给夹碎了:“我吃!我吃!我吃!”老三说:“二哥,捣碎了你怎么吃啊?”老二说:“你甭管!”拿勺儿舀了一点儿汤,“我这是片儿汤氽丸子,你管得着吗?少罗嗦,该你的啦!”老三心想:大哥说梁头燕窝大燕垒,二哥说雏燕未羽不会飞,我要是说:大燕打食回窝转,老四准保一个字“喂”。哎,就让他吃一个饺子,对!“大燕打食回窝转。老四,你说,你快说呀!”老四这个“喂”字都到嘴边儿上啦,让老大把嘴给捂上啦!“真说喂呀?”老四说:“大燕打食都回来了,可不就喂吗!”老大说:“嗨!怎么就是喂呢?你说‘进窝再喂’,还吃四个哪;‘等会喂’吃仨;‘先喂’,‘后喂’还吃俩哪!”老三说:“大哥,你干吗着那么大急呀!”老四说:“大哥,说多少吃多少哇?”老大说:“嗬,你怎么没听明白呀,一个字管一个饺子,越多越好。”老四说:“三哥,你给我数着点儿啊!”老三说:“好,你说吧。”老四说:“小燕盼着大燕回。”老三一听,差点儿没把小辫儿气支椤起来。打家里出来,一路之上他净说一个字啦,这回是一个字管一个饺子,他一个字也没少说!“好,你也来七个!”老四一翻白眼珠儿:“我凭什么只吃七个饺子吗?这是开头儿,还多着哪!”“还有?”“三哥,你慢慢数,可数准喽,我可说了:小燕盼着大燕回。清晨大燕出窝去,展翅摇翎往前飞。飞过山前苏武庙,又过岭后李陵碑。苏武庙内香火盛,李陵碑前朔风吹。忠奸贤遇无暇看,为儿打食似箭归。大前刚把窝门进,小燕一见笑微微。开口便把妈妈叫,你老为儿多受累。有朝一日妈年老,孩儿返哺报恩惠。大前闻听心欢喜,赶紧叼食将儿喂。这个喂完那个喂,那个喂完这个喂……”老三说:“别喂啦,饺子全是你的啦!”

感谢你浏览了全部内容~